《恐怖拜訪》是一部很差勁的驚悚片,因為它讓我這個害怕看恐怖片的人,從頭到尾沒有想閉眼睛躲畫面的衝動…把他歸類到驚悚片我認為言過其實,放在劇情片應該還差不多,否則那份貫穿整部片,叫人值得玩味的價值觀,就這樣隱沒在眾人對於驚悚片的失望中,實在叫人覺得可惜。

我喜歡《恐怖拜訪》裡,晚宴上Carol和俄羅斯大使辯論的對話,而這也是整部片探討的精神所在。

俄羅斯大使:
  他邀請我來,是為了我昂貴的魚子醬,而我接受邀請,是為了他陳年的紅酒,我們是這樣的死對頭,卻又這樣的互相利用,這就是人類所稱的文明社會。而這個世界的進化跟國際化,只是讓我們看見了更多的暴力、殘忍的人類之間的互相對待,大家都像是沒有長進的動物,還不如統一化大家的思想、行為跟一切,阻斷一切罪惡的根源。
  我的重點是,文明總在我們最需要它的時候崩榻,在必要的情況下,我們都能犯下恐怖的罪行。如果這個世界不再每件衝突都以暴力收場,如果報紙上不再是戰爭或犯罪的報導,那麼人類就已經不再是人類了。

Carol:
  我同意我們還保留一些動物的本性,但你不得不承認今天的我們和幾千年前的我們是不一樣的。你可以看出我們的思想一直在進化中,五百年前還沒有後現代女權主義者,而今天你旁邊就坐著一個,雖然這並不能抵消掉這世界上發生的所有不好的事,至少它讓我感到也許有一天世界會變得更好。

這一席話,解釋了整部片的精神(去除掉劇情,台詞是我會有感動想寫心得最重要的因素XD)假若今天人類的一切行為、思想都可以被規格化,沒有人會展現情緒化的作風,不會再有暴力和失望,不會再有階級順序,每個人之間都是平等的,彼此之間是互敬不干涉的,不會有人彼此欺騙和背叛,這樣看起來是不是就很美好?

但如果今天報紙上面不再刊登戰爭、鬥爭和死亡,人和人相處就像《超完美嬌妻》裡一樣合諧到無可挑剔,是不是又會叫人感到不安?

我想,這是一個難被抉擇的問題。想要擁有著自由的個人意識,卻又嚮往著世界大同的美好,就跟現在要倡導著民主自由的公平正義,卻又要維繫法治社會的安定合諧一樣,是一個難以找尋平衡點,卻又叫人玩味的課題。

人類再爛他還是人類,如果失去了感情(或愛、或欲望、或其它不一定算好的東西)就不算是人類了。

片中衝擊我、讓我動容的片段很多。例如Carol在混段中,奔向車陣中求救無門,跟起初她沒有伸出援手救那個被車撞死的女人的情景相似。是否我們在我們的生活中,也用著這樣的冷漠跟對別人保持懷疑的心態,一種人對陌生事物第一直覺的排斥跟懼怕反應,而不小心打掉或是漠視了別人對我們伸出的求救的手?而當我們冷漠的對待別人的同時,常常都不會想到,有一天我們也會需要別人的幫助。

再來,是那對老夫婦,在老先生回家後,老太太雖然知道他被感染,但她選擇了不逃而迎向他的擁抱。這是因為愛?還是因為老先生的一句「我需要妳」?面對著即將變形的自己,確切的知道會失去現在的這個自己,但她選擇了不逃,選擇了跟自己心愛的、願意相伴一生的人。

但相較於Carol,她在知道了自己深愛的Ben被感染的時候,卻選擇了開槍逃離,因為Carol還有一個免疫的孩子要照顧。假使她沒有這樣一個需要她來保護的角色,我想她也會無所謂要自己堅強起來,堅持維持原本的自己,而投向Ben的懷抱吧。

人最有趣的地方,就是會為了需要自己的人而努力,有人需要自己,就會讓自己產生勇氣和信心。人總是會在抉擇時,為了自己不得不保護的人事物而勇敢堅強起來,除非沒有這些值得保護的對象,才會將自己的意願擺在最前面。要說這樣是自私也罷、博愛也罷,但不能否認的,被人需要,是驕傲到可以產生勇氣的。

enp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