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天堂與地獄最近的距離
或許就是死亡前那一刻吧
想自我了斷生命,卻怕因此背負著親人眼淚的罪過
這樣的責難,我收受不起
所以,只能尋求一條捷徑,讓我老舊的過去從此毀滅

至於捷徑,我選擇了高空彈跳
我喜歡翱翔的感覺
隨著重力加速度,全身的不悅到最後都會換來暢快的笑臉

這對我來說,是種儀式,也是種斷層
是現在黑色心情的我所必須的,也是必要的

enp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